鹰婕Jane:

 

<归>


11月13日


从上海回到广州,恍若隔世。

离开上海那天,蓝天阳光,抵达广州,阴天细雨。

搭乘地铁,“有羊城通吧?”

有的,一摸,摸到了北京交通卡。


微信里闺蜜在聊天,

WJ“知道一首歌叫《董小姐》吗?”

     “鹰就是那个董小姐。”

WW“想来这个鹰字,

        一开始还是我妈老鹰老鹰地叫,

        现在真成了。”


L一路送我回来,也看见这里像是荒芜之地。

后来他走,敲开的士的窗,把青蓝格子伞递予他,

“带着吧,别呆会儿雨下大了”。

那是一把跟随我许久的伞。



11月14日


爸来电,说收到我在天津寄去的明信片。

一个研习书法的叔叔在家作客,碰巧看到我的字。

于是做出如是评价:

洒脱有骨,灵动飘逸。

字中带剑,锋芒毕露。


一笑,信手写就的小小卡片上居然被窥见另外天地。

果然是有心之人,一叶一菩提。


父亲告诫,大场合若签字,收敛些为好。

我没说什么,笑了。

父亲总是会担心,女儿受到伤害。


无意随心的书写,没有顾忌太多。

藏不藏得住,也都无所谓。


记下了安姐一句话,

“不忘初心,方能走远”。


在外飘来荡去四个月,似是发生了四年的故事。

很多未曾预料,后来都以理所应当的姿态显现。

故事无从讲起,也就笑而不语,静默拥抱足矣。


灯光幽暗里与C相遇,

都看着对方惊愕不能言语。

她瘦小得像只羸弱的鹿,神色有倦意,

嘴角依旧微微上扬,好看祥和的弧度。

她惊诧于我的不告而归,

“感觉你好像短期内都不会再回来”。

凑近端详,捏我的脸,

“怎么一点都没有变沧桑?”

“怎么好像更润泽了?”

我没说话,懒懒倚在门边看着她笑。


大概面容颜色由心境所造。

心一步一履地走,遇事不拦阻,

尽管去经历体会。

很多事情不能即刻显现其深意,

但无意中却在心里生根发芽,

跟随时日一起茁壮。

一段时间过去,

明白所有苦痛挣扎混乱都有意义,

回顾来时路,洞见自己的沉淀变化。


一旁的Y说,“看起来,有些地方不太一样了”。

“内在气质吧,能感受到变化。”

C看着我的脸,认真地说,

“似是更加柔和”。


更加柔和。喜欢这个字眼,

欣喜我在身边人的眼里有这样的变化。


终其一生,有力而柔和,这是理想。


唯有真正广阔,方能温润如玉。


比起一直光亮温柔的人,

我更偏爱那些历经晦暗挣扎后变得柔和的人。

前者的柔和略显单薄扁平。

后者的柔和历经苦痛淬炼,

是一种立体丰盈的完成。



11月15日


有些人,从不喜欢到喜欢,

从心生冷感到相谈甚欢,

其间生发的距离有多遥远?

是对方默默变成同一类人,

还是在时间维度里有更多未曾预知的可能,

你一颗心慢慢变得柔软包容,

以你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方式和频率。

但最终都会抵达和交会。


该发生的事件就像被安置完毕的物品,

只等候时间一 一到达,一切错落有致地发生,

人生的旋转木马。


与一个人交会的过程,看到世界的可能性。


将所有东西都重新归置一番。


其实物品会跟着人一起走。

人的山一程水一程,物品似是有感应般,

默默让时光的尘埃将自己覆盖。

浪荡一程后归来,

相对,轻抚,指尖尘埃有时间的浮光流影。

有过怎样的悲喜沉潜,

也都随着覆尘一起,

一吹,一拭,归零后又是全然崭新的旅程。


一改之前陋习,不再有晚起的习惯,

在清晨时分察觉到天光,自然醒来。

体内像安了一个钟表,滴答滴答声声分明,

心里知道,现在是一种站在新起点的姿态。


一场又一场的过去已去。未来始终不可及。

能够拥有的也不过是当下而已。

不再顾虑太多,听从心里的声音,

结果如何已是另一层面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不遗憾也不后悔。


收拾东西的时候,心里有声音一再回响。

“不,不,不,我要干净,明了,清晰,简单”。

在外漂荡,只有一个行李箱,

知道真正需要的东西不过是那么几样,

其他很多不过是欲望所致的负累。

以前觉得多余又不舍丢弃的东西,

现在拥有决然的态度面对之。


只有知道什么是真正所需,

才有决心砍除多余冗枝,

才有空间安放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一个人靠不靠谱,

要看他知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一个对此模棱两可答案模糊的人,

不可能拥有坚定心志。


收拾物品即是一次自我梳理。

暗自观察,不同的时间点,自己对同一物品的感情浓淡。

浓淡转变之间隔着遥远的故事,

关于悲喜,笑泪,沉浮,圆缺。


我自知是一个感情浓烈又决断的人。

爱与不爱,不容混淆,界限分明。

很多物品已不再眷恋,连告别都是多余。


收拾出一整盒信件,

往日时光里温柔的印记。

即使曾经带着眼泪与伤痛书写,

日后看来都像是散发温和气息。

如暧昧幽微的灯光,如夜色下女人的胴体。

如黑暗里点一支烟,如静默拥抱不言不语。


清洗我心爱的茶具。

紫藕色,明净,通透,安静平和的美。

茶锈不知何时积攒如此之多,是否像人的记忆。

慢慢擦拭清洗,白色泡沫覆盖,是细腻触感。

重复这个动作,细微和专注。

嗅到茶锈与洗洁精交糅后产生的特殊气味,

不刺鼻但让人感觉恍惚。

仿佛掉进一个独立空间,略有涡流,

仿佛清理过往繁杂章节和多余段落。

最终茶锈拭去,

最终简明得一字千金,过往不再赘言。


适当给自己的心减轻负累,

这是正确路途。


站在久违的阳台上,点一支烟,

靠着栏杆,在本子写下不加思索的话语。

心里流淌而出的低语,每一次都值得珍视。

多久之前我也在做着同样的动作。

时间倏忽,过去的我已死,而今又是重生。


书桌整理出一大片空余之地,

摆放茶具,绿色小植物,瓶子里插上已干的满天星。

比起鲜活的满天星,已干的更美。

黄褐色细茎,米白色小花,

带着秋天气息般的安静喜悦。

看着书桌,感觉到清明和安心。


衣柜里的衣服不多,

七月离开之前捐出大部分衣服。

感觉陌生,抚摸质地,寻找先前属于自己的味道。

试穿一件黑色连衣短裙,高跟鞋,

站在镜子前,神情游离不似在此地。

也许不是哪里出了错,

只是我跟之前的自己已经走远了。

晚上赴约,依旧牛仔裤薄外套,

一身暗沉色调,搭一条色彩略微跳跃的麻料围巾。

化了淡妆,头发一捋,出门。


Simple Life吃蛋糕,

实现时日久远的承诺。

L说,“你回来后好像更好看了”。

笑,如果是,那是为何。

从来没有试想这个承诺过的蛋糕是什么滋味。

已经学会静待发生,不作过多期待妄许。

自然而然就是最好的样子。

于是这个从天而降的草莓蛋糕,

漾着多层的滋味,酸,甜,柔,硬,酥,润,

一层一层如电流穿过,抵达心田。


享用食物也应是全然的专注用心。

认真的态度不管用在哪里都是应当。

不再重来的这个当下,

需要多么珍视才不会枉费。


月光下晃荡,微微凉意穿透衣服。

夜空中有明亮的星,

他告诉我为什么星星会闪烁。

靠着墙轻声说话,很轻很轻,

像在喃喃自言自语,

仿佛不费力气,心里的声音便可抵达适宜之地。

懒懒浅笑,眼睛迷蒙,一个微醺的梦境。


婕,广州。


评论
热度(388)
  1. 对西风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 艺美 | Powered by LOFTER